季母十分不满的说着。

    他们身为季家的人竟然在这紧要关头见死不救?

    他们这样,压根就没有资格称自己是季家的人。

    李妈微微皱眉,坦白道,“他只说会尊重顾恩恩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季母来不及多想,直接脱口而出,“这跟见死不救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他们不会撒手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李妈在一旁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现在为止你竟然还相信他们。”

    季母丝毫不留情面,随即带着沉重的心情说道,“如果不是你执意带我来这里,那我又何必面对他们的冷言冷语!”

    李妈的心里难免有些失望,“所以……夫人是把所有的错全部怪罪在我的身上?”

    季母不答反问,“难道你敢说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而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妈顿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没错,这件事情的确跟自己有关系,但是她不能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怪罪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况且她这么做都是为了季家好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……她竟然会责怪自己。

    季母冷漠的说道,“回家!”

    不给李妈说话的机会,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李妈看着季母的背影,心瞬间凉了下来,可随后又带着沉重的心情说道,“夫人,你等等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母沉默,继续朝前方走着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个熟悉的声音闯入他们的耳中,“季夫人,你们是不是没有找到他们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看到她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季夫人,您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说够了没!”

    季母瞪着安保,低吼道。

    安保直接撕破脸面,“季夫人,我好心好意关心您,您冲我发什么火!”

    李妈劝说着,“一句话而已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你们在别人身上遇到了什么事情,所以才将怒火全部撒在我的身上。”安保自然不会承受这莫名其妙的怒火,“真搞不懂像您这样的脾气季董怎么会容忍你出轨的事实呢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季母咬牙道。

    安保没有顾及太多,随心所欲的说着,“现在S市都传的沸沸扬扬,难道还不允许我们议论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出轨!”

    季母的眼睛瞪的大大的,冲着安保嘶喊道。

    安保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复杂的笑容,带着沉重的心情说道,“如果没有,那你又何必生气?”

    季母被周围异样的眼光看的浑身难受,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,“我懒得跟你在这里计较。”她顿了下,随后又道,“刚刚那笔钱我就当给看门狗了!”

    安保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看门狗?

    她竟然这样评价自己?

    她这分明就是不把自己的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甚至压根没有把自己当人看!

    他收敛心神,目光充满了愤怒,“那是你们心甘情愿给我的!”

    李妈实在看不下去,提醒道,“如果你还想要这笔钱,那你不妨将心中不满咽在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是想让我吃这个哑巴亏?”

    安保一字一句的从薄唇间溢出。

    李妈点头。笑着说道,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    安保想了想,终究还是将所有的愤怒咽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季家老宅。

    季父独自一人坐在大厅内,神色看起来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他真的没想到张曦的情况竟然这么糟糕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事情会变成如今这般田地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,冲着小李问道,“夫人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李认真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让你跟着她吗?”张父的声音立马变得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季董,夫人让我去查霍医生的事情,而且老大那边交代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完。”小李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交代给你的事情就不作数了吗?”

    季父的手紧紧的攥着手机。

    小李擦觉到季父的不满,带着沉重的心情说道,“是夫人不让我跟着她!”

    季父咬牙问道,“她不让你跟着你就不跟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小李十分为难,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现在立马给我去调查她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季父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小李说完,匆匆忙忙的掐断电话。

    季父听着电话里的忙声,一动不动的盯着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安琪扶着扶手一步一步得来到大厅,看着季父的背影,轻声唤道,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季父回眸,看着安琪那虚弱的脸色,本能意识的问了句,“你怎么下来了?”

    安琪缓缓的坐在沙发上,面带微笑的说道,“我一直躺在床上,所以我就想着下来活动下筋骨,这样也有助于早日恢复。”她抬眸看向季父,问道,“您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季父摇头回答。

    “您的脸上明明挂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怎么可能说什么都没有发生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季父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您为什么不想让我知道?难道在您的心里压根就没有把我当成一家人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或者是张曦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安琪继续询问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张曦那边的情况不是很好。而且以他们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季家。

    所以她现在可以断定,他是为是张氏的事情而发愁。

    季母试探道,“安琪,你会为了季家的未来而放弃你和非离的这段感情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十分为难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她该如何回答?

    如果放弃,所有的一切都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,那将会和季家含在对立的局面。

    季父似乎猜到安琪的回答,有些失望说道,“我只是随口一问,你可以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安琪再三斟酌,终究还是说了出来,“如果非离能够亲口在我的面前说出,那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,并且会真心诚意的祝福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琪哼完才反应过来,连忙问道,“您是想让我和季非离分开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口一说,你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季父故意逃避这个问题,带着沉重的心情说道。

    安琪接着再道,“您是不是还在为季家的事情而烦心?”

    季父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,“张曦现在的情况比我们想象中更加严重,而且她的心里一直爱着季非离,可是发生了这些事情,她却不知不觉中有了心病,所以现在还需要一位心理医生来配合霍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安琪有些惊愕。

    心病?

    心理医生?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?

    莫非季家真的要再次经历破产了吗?

    季父唉声叹气道,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实在不好意思,只好开口问道,“我能帮到您什么吗?”

    季父反问道,“你这个样子能帮到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低头看了眼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考虑好自己真的决定留在季非离的身边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告诉您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季父的脸色显然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安琪补充道,“除非他亲口让我离开季家,否则就算天塌下来我会陪在他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季父故意说道,“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不敢保证张氏会做什么,但是我现在希望我们能够齐心协力一起来面对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您不说,我们也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安琪点点头。

    大厅内渐渐的安静下来,好长一段时间安琪才打破,“妈呢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提她!”

    季非离咬牙再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的心里还在因为那件事情而对她有些误会,但是我在季家的这段时间我知道她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所以我才一直没有跟她计较。”安琪努力开导着季父,“您和她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,她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背叛您的事情?”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季父的脸色,再道,“所以说,这件事情一定是您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”

    季父嗤笑道。

    安琪深吸一口气,继续劝说着,“我知道您的心里多少有些接受不了,但是不管怎样,你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所以您就看在她这么尽心尽力的份上不要误会她好吗?”

    其实,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她明明亲眼见识过,可是现在却要站在这里替她撒谎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她在季家的地位,她又怎么可能会撒谎?

    说白了,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真的是清白的,那为什么还会被人传出来?”

    “您别忘记,事情是张氏捅出来的,所以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报复我们季家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成年人,不是三岁小孩!”

    季父瞪大双眼,喊道。

    安琪来不及多想,提醒道,“您刚刚还说现在是我们季家齐心协力的时候,所以我们现在千万不能自相残杀,如果我们因为他们的一些手段就随意在这里质疑他人,那最后受伤人还是我们!”

    季父有些头疼,他不想再跟安琪继续讨论这个话题,索性直接终止下来,“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,其余的事情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安琪还想说什么,却被季父打断,“我是季家的一家之主,你们任何人没有反驳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您就当做我什么都没有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累了,先回房了。”

    安琪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下一秒,传来了敲门声,“咚咚咚!”

http://www.ncgoo.com6_6764/7128594.html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://www.ncgoo.com。优德w88手机官网_优德w88中文版登陆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www.ncgoo.com